返回栏目
首页湄洲行 • 正文

大海啊,大海

发布时间:  浏览: 次  作者:张平

汽笛响动,多么令人神往的汽笛啊!当夜色弥漫,我登上了一艘油轮,那次记忆是永生的记忆。在码头,一行和我一样等候的人在码头的江水滔滔中遐想,心潮澎湃,他们也是平生第一次乘坐油轮。当汽笛不时响动在京杭运河之上,我拉开帘布,久久地凝望两岸灯火。那一夜,皓月当空,灯火、桨声、水波,陌生的一切一切,其实,我一夜未眠。
那一夜,多少船只擦身而过,汽笛划破心海的宁静,对于一个山区孩子来说,这是我第一次见过如此多的往来船只。
   我想起故乡窄小的溪流,清澈的溪流,捕鱼人筏动竹筏,窄小的竹筏有小巧的身体。我想起了溪流的码头,窄小的码头,敞口的小渔船,它是属于诗情画意的一种,在心里,我一直渴望一座大海涌入身体。
   多少年了,那些海水的起伏从没有在心底消逝,我一直向往着第二次踏进大海,我把这份激动也传递给妻子和儿子。多少年以后的一个盛夏,我又一次投入了大海的怀抱。
莆田的湄洲岛,一座有妈祖祈佑的小岛,一夜的大巴车奔波,疲劳,并不能阻挡我急急奔赴她的天空。在乘油轮的码头,这一次我面对大海有了一些思考,我看到了停泊在码头旁无数的小渔船、油轮,有的船身已破损,老旧,不忍阅读,它像一位老人的沧桑啊!
   在湄洲岛,这是大海蕯起的脊背的一部分,我感觉到了那一座又一座石屋,风是浪里的艰辛,我与纯朴的渔民交谈,他们个儿不高,古铜色的肌肤,是因为咸涩的风吹拂的缘故吧,以大海为生,大海就是他们最辽阔的作业簿啊,我在石屋住宿,夜里大海的酣声又有多少寄托呢?
   渔民,渔灯,这之间多少命牵扯在一块儿了,我想起了托尔斯泰作品里的渔夫,我想起了纤夫,那深深地勒紧骨头的纤绳,是的,出海捕鱼的渔民心中多么渴望妈祖娘娘保佑啊,我从湄洲岛回来了,写一首小诗《妈祖》:
  一盏灯亮着,在夜里,在海风的夜里
  一条海岸线就亮着 
  一叶扁舟就亮着,站直身体的人 
  迎着粗砺的风,亮着嗓门 
  亮着孤单的桨,被浪掀翻的时光  
  一个温柔的名字 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妈祖文化

Powered by 湄洲在线 版权所有© 2003 - 2017